导航菜单
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 » 排球 » 正文

利库德集团-利库德集团未能获得多数

利库德集团是以色列主要政党。1973年9月由哈加尔集团、自由中心、拉姆党和国土完整运动、人民党等组成。又称全国自由联盟,是以色列右翼政党。1977年和1981年两次大选获胜后执政。1984年、1988年同工党组成联合政府,1990年6月与其他一些宗教党组成新政府。主要代表来自中东地区犹太人的利益。1992年在大选中失败,成为在野党。利库德集团主张约旦河西岸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久首都”;拒绝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谈判。对内鼓励私人资本,发展市场经济,反对国家干预,目的是建立自由、公正和消灭贫困为基础的社会。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这说明内塔尼亚胡无论是在党内还是党外,都是受到以色列人支持的。众所周知,内塔尼亚胡从1996年到今天,除了1999年到2009年担任部长以外,长达10多年担任以色列总理。而内塔尼亚胡本人和利库德集团,都强调对于巴勒斯坦的强硬政策。这说明,以色列人对于阿拉伯人或者说巴勒斯坦人的本性还是比较了解的。在内塔尼亚胡当政之前,主张和解的拉宾、佩雷斯根本无法遏制巴勒斯坦人的各种袭击。尤其是佩雷斯时代,巴勒斯坦人频繁恐怖袭击,尤其是哈马斯几乎成为燎原之势。事实证明,同阿拉伯人很难单纯的谈判。因为在他们眼里,你是占领他们土地的异教徒。无论是占领他们土地,还是异教徒,就足以让阿拉伯人不惜代价将你杀光。而内塔尼亚胡强调强硬政策,要求保证对巴勒斯坦和周边阿拉伯国家军队军事优势前提下,对于恐怖分子毫不留情的打击和加倍报复。只有敌人被打怕了,然而再来谈和平。事实证明,这种武力基础上的和平,是非常有效的。在内塔尼亚胡当政的2009年到今天整整10年,以色列局势大体稳定,经济也有高速发展。目前法塔赫大体放弃了武力反抗,在约旦河西岸几个城市自治,这里已经基本稳定。而真正混乱的加沙,完全是哈马斯和杰哈德控制。然而,内塔尼亚胡用强硬手段,将加沙隔离开,控制了加沙的水电等生活必需品,进出人群都需要接受检查。虽然加沙的哈马斯、杰哈德还不断向外发射火箭弹、迫击炮弹,但往往会遭到数倍的报复性打击,所以这些攻击也逐步减少。况且,这些袭击已经对以色列够不成什么威胁,连心理上的恐吓也被铁穹抵消。事实证明,内塔尼亚胡的政策是行之有效的,所以以色列人支持他。可以这么说,内塔尼亚胡就是以色列人的保护神。当年,他的哥哥也是为了保护以色列人,战死在非洲。

内塔尼亚胡在议会大选之前,曾经提出修改宪法,增加一条这样的内容:在任以色列总理具有豁免权,在任期间可以免除一切刑事诉讼。

为什么呢?这一条其实就是内塔尼亚胡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赦免法案,因为内塔尼亚胡本人就有多项贪腐诉讼,有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说白了,如果内塔尼亚胡继续担任以色列总理,可以安然无恙过关;

那么,这些与利库德集团把蓝白党少了一个议会席位有什么关系呢?

——当不了总理,没有豁免权;没有豁免权的他,未来会在哪里呢?

(著名的哭墙)利库德集团这次议会选举少了四个席位;

下面就要看内塔尼亚胡和甘茨各自能够拉来多少盟友:因为只有多数派联盟才能指定一个出任总理的人选。

前前后后加起来,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总理这个位子上也坐了13年之久,相对来说,也是政坛常青树了;

根据以色列选前民调显示,超过50%的选民认为内塔尼亚胡缺乏正直的品格,并认为他在促进社会团结方面做得不够。

在被问及什么是以色列的最大战略威胁时,超过半数以上的选民回答“腐败”而非来自巴勒斯坦的袭击。

所以说,看似少了一票无关紧要,但是对于内塔尼亚胡来说,几乎等同于生死攸关。

以色列媒体报道,由于内塔尼亚胡和甘茨两人的议会席位都不足以单独组阁,所以两人都在极力寻求政治妥协以期找到更多小党加盟。

(以色列前国防部长利伯曼)而这个人就是以色列前国防部长利伯曼。

最后,说一点题外话:相比较而言,美国的议会制度(两院)以及两党轮流执政的游戏规则似乎更加合理,可以避免发生因为组阁的尴尬。

一党执政,但是“两院”有分别被两个不同政党控制的可能;

以色列的大选于9月17日基本结束,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赢得议会的32个席位,前国防部长甘茨领导的蓝白党获得33个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但是介于于4月份组阁失败的经验,这次组阁仍然非常的艰难。

一、对伊朗等国而言,随着温和派进入以色列的政府,以色列对外政策可能会出现一定的软化。

从民众的角度来说,国家的对外政策并不是威胁自己安全的借口,这其实就是在短短5个月的时间被,民众开始更多支持甘茨的原因。

虽然内塔尼亚胡的强硬政策让以色列在中东的影响力增大,或者说以色列通过军事行动限制了伊朗在以色列周边的行动。

既然强硬的行动不能给以色列民众带来安全感,那么相对温和甘茨就成为以色列民众支持的对象,这就是今年2月份组建的蓝白党能有如此多的支持的原因,这也是内塔尼亚胡在宣布吞并约旦河谷西岸但仍然无法取得优势的原因。

以色列对外政策的软化并不代表着以色列会放弃敌视伊朗的政策,因为伊朗不仅威胁以色列在中东的安全,还是美国在中东中东重点打击的对象。

另外,当前中东大环境下,打击伊朗将是以色列很长一段时间的国策。

二、对沙特等中东国家而言,内塔尼亚胡在竞选中失利会让中东国家失去得利的盟友。

但是如果在这时美国、以色列等国都减少与伊朗的摩擦,那么仅凭沙特等中东国家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应对来自伊朗的威胁。

从中东大环境来看,美国、以色列必然会减少与伊朗的矛盾,那么美国必然会加剧沙特与伊朗的矛盾,其实美国利用沙特油田被袭袭击一事已经开始运作沙特与伊朗的“矛盾”了,因为美国在中东的战略一直如此,例如曾经的伊朗与伊拉克。

如果出现这种局面,其实符合美国的战略需求,美国一直希望盟友能维护美国的利益,如果沙特能成为美国手中的一杆“枪”,那么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其实也算达成了。

因此,美国会继续加强与以色列的关系,因为只有以色列能与伊朗在中东硬抗。

以色列议会重新选举在本月16日开始,到18日晚些时候全部票数的选票已经清点完毕。结果显示总理内塔尼亚胡所领导利库德集团取得120席中的31席,落后主要反对势力前总参谋长甘茨所领导蓝白党1个席位。这个结果很显然对于内塔尼亚胡而言十分不利,照比4月时的选举少了1票,意味着其总理之位可能不保。不过在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获得议会绝对多数的情况下,有关于如何组阁的讨论和博弈将会持续数周。(甘茨与内塔尼亚胡)组阁的关键这次大选后组阁的关键就在于前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所领导的极右裔“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的抉择。上一次议会以色列右翼本来已经取得多数,然而内塔尼亚胡与利伯曼在“正统犹太人兵役”问题上分歧严重,导致右翼组阁失败,选举结果无效。这次家园党拿下了9个席位,名列第四,成为各方拉拢的主要对象。利伯曼也突然变脸,呼吁组建左右共同参与的大联盟政府。这一想法与甘茨不谋而合,后者表示与其他政党建立联系以建立他所谓的“广泛团结政府”已经开始了。(关键先生利伯曼)内塔尼亚胡将被排斥利伯曼呼吁组建联合政府明显是在与内塔尼亚胡作对。甘茨虽然呼吁组建联合政府,但是他明确表示这个政府不能再由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如果不能担任总理,那么这不仅仅是其政治生命终结的问题,还将威胁到他本人的人身自由。有关于内塔尼亚胡涉嫌贪腐的三起案子已经到了诉前听证阶段。如果其能够成功促成右翼组阁,那么即便被起诉判刑,也就有很大可能获得议会立法特赦。然而一旦内塔尼亚胡以及利库德被排斥在内阁之外,那么成为“落地凤凰”变得不那么重要。(选举之后的集会上)内塔尼亚胡的得失内塔尼亚胡本人的执政风格属于那种强硬之外兼有妥协,理性而不走极端的传统保守政客。他的经济政策和外交与安全政策使得以色列能够在恶劣的安全环境下维持长期稳定。这也就是为什么内塔尼亚胡能够在2009年再度上台后连续执政10年成为任期最长总理的主要原因。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执政时间过长的一个结果就是“政治僵化、弊案从生”。内塔尼亚的强硬政策虽然能够争取右翼选民的支持,但是这却无法洗刷贪腐案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过于激进的安全政策也引发以色列内部左派和阿拉伯少数族裔反感和担忧,使得他们的投票率明显高于以往。这也是这次内塔尼亚胡大选未获得多数的主要原因之一。(内塔尼亚胡宣传广告)内塔尼亚胡不会轻易放弃,其准备与右翼政党商讨组阁事宜。如何能够成功协调右翼正统犹太势力和世俗势力之间的分歧和矛盾,那么他仍然有机会连任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优势就在于其与美国特朗普政府之间特殊的关系。这是确保以色列能够顶住国际社会压力施展其强硬手段确保自身安全的最大倚仗。

蓝白党并没有在此次以色列大选中获胜,只是占据了多一个席次的优势。蓝白党领导人甘茨也没有拒绝与利库德集团结盟,而是同意联合站组阁的前提是由他担任总理,而不是由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继续担任总理。所以,以色列组阁问题就卡在了甘茨与内塔尼亚胡的对立之上。很有可能,内塔尼亚胡再次组阁失败,以色列将在2019年举行第三次大选。内塔尼亚胡与甘茨以色列是议会共和制国家,总统虽然是国家元首,但不掌握行政权。以色列总理是政府首脑,掌握行政权,由议会多数党或党团领导人担任。以色列议会共计有120个议员席次,获得61名以上议员的支持,才能够成功组阁。事实上,在2019年4月,以色列曾经举行一次大选。在4月份的选举中,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与甘茨领导的蓝白党都获得了35个席次。但内塔尼亚胡得到了过半数议员的支持,获得了组阁权。以色列议会根据《以色列宪法》的规定,必须在42天内组阁成功,否则就将再次选举。结果,内塔尼亚胡与“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领导人利伯曼在正统犹太人是否应该服兵役问题上产生了矛盾。最后,“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退出执政联盟,导致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于是,以色列在2019年9月又进行了第二次选举。在这一次选举中,蓝白党获得了33个议会席次,利库德集团获得了32个议会席次。蓝白党与利库德集团仅一个席次之差,又都没有获得超过半数席次,只能由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决定由谁组阁。以色列总统里夫林但内塔尼亚胡获得了55名议员的支持,甘茨仅获得了54名议员的支持,以色列总统里夫林再次将组阁的权利授予了内塔尼亚胡。内塔尼亚胡也希望利库德集团与蓝白党组成联合政府,但遭到了甘茨的拒绝。甘茨并不是拒绝两党联合组阁,而是拒绝内塔尼亚胡继续担任以色列总理,联合政府的总理应该由他本人担任。但是内塔尼亚胡面临贪腐调查,寄希望于总理的司法豁免权保平安,怎么可能让出总理的宝座。所以,观察室认为,这次内塔尼亚胡成功组阁的可能性不高,以色列可能面临年内第三次选举!欢迎留言,你认为内塔尼亚胡是否应该继续担任以色列总理?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