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 » 排球 » 正文

新甲壳虫汽车-推荐几款甲壳虫汽车

现在的第三代甲壳虫,国内在售的从到总共有9款在售车,价位17到30万不等,全部都是一水的进口车

甲壳虫正式停产:从大众到小众,神车终落幕文|腾小涛●●●在20世纪初期的几十年间,汽车逐渐从贵族消费向平民消费转移,期间出现了多款经典车型,如福特T型车、大众甲壳虫、雪铁龙2CV等。

如今,福特T型车、雪铁龙2CV早已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81年间,甲壳虫的产量超过了2150万辆(2003年)。

-1-诞生如此一款“神车”,它的诞生却充满着无数戏剧的巧合。

谈到甲壳虫的历史,我们不能不提到汉斯·莱德温卡。

1933年,希特勒当选德国总理,为了应对国内的经济危机,他开始大力修建公共基础设施,其中就包括遍布全国的高速公路网络。

波恩-科隆高速公路作为一名狂热的汽车爱好者,希特勒曾拜访过捷克斯洛伐克的太脱拉工厂。

在某次晚宴后,希特勒对费迪南德·波尔舍提及,“我要这辆车(指Tatra)在我的国家道路上奔跑。

Tatra(太脱拉)V5701934年,希特勒对外公布了国民车计划。

这个消息对于刚刚成立的保时捷公司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再加上费迪南德·波尔舍与希特勒私交甚笃,德国汽车工业协会直接将该项目转交给了保时捷公司。

值得一提发是,费迪南德·波尔舍和汉斯·莱德温卡同样私交甚密,而后者则是TatraV570原型车的设计师。

嗯,接下来的情节,大家脑补一下就能想出一个大概。

最终,保时捷“借鉴”了Tatra(太脱拉)V570原型车的部分设计,尤其在发动机风冷散热部分简直如出一辙。

1938年4月20日希特勒生日当天,波尔舍向希特勒演示了“国民车”模型当时,保时捷公司只负责设计工作,之后量产版的VW30车型则由戴姆勒·奔驰代工生产,并完成了240万公里的试验。

1938年5月26日,希特勒下令在沃尔夫斯堡建立KDF汽车城,并将小批量产的VW30车型命名为“KraftdurchFreude-Wagen”(简称KDFWagen)。

几乎在同一时期,在捷克斯洛伐克国内,Tatra公司也打造出一款自家的“国民车”—Type97。

TatraType97KDFWagen与Type97,这两款使用了相似设计、相同技术的不同品牌车型,就这么“意外”的撞衫了。

令保时捷公司意想不到的是,在那个知识产权意识并不发达的年代,Tatra还是鬼使神差得为自己的V570原型车申请了专利,而波尔舍的做法明显侵犯了其专利权。

后来,保时捷成为被告。而不胜其扰的费迪南德·波尔舍也想通过支付相关专利费用与Tatra公司进行和解。

1939年3月,希特勒出兵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接管了Trtra公司。

当然要注意的是,希特勒攻占捷克斯洛伐克并不只是因为Trtra。

-2-发展&辉煌按现在消费者的眼光来看,KDFWagon的售价似乎一点也不贵——一辆车仅需990帝国马克。

而且,就算有钱车也不一定能拿到。有购车需求的民众需要去买价值5帝国马克的专用邮票,贴在“KDFWagon”存折上,当贴满990马克时,就可以凭借贴票存折去换车。

5帝国马克的专用邮票而当时的美国《时代》杂志则讽刺这款KDFWagen车型为beetle(屎壳郎),但是德国人却对此无动于衷,他们觉得Beetle其实也挺符合这款车的造型。

好景不长,不久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大众汽车转眼间就成为军管厂,为战争生产武器装备。

二战时被改装成战车的甲壳虫1945年5月,德国战败投降,位于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汽车工厂暂由英国接管。

1946年,恢复生产的大众工厂便实现了月均1000辆甲壳虫汽车的生产力。

同时,这款车型还有一个新的代号——Type1。

战前拖欠的部分订单,以及英国军队和民众对小型家用车的迫切需求,使得大众甲壳虫接到了2万辆订单,并在短时间内恢复了元气。

随着战后经济的复苏,人们对汽车的需求旺盛,但购买力又相当有限,这时,甲壳虫的经济、耐用正好适应了形势,成为了整个欧洲的畅销车型。

1949年,Type1开始运往美国。1951年,甲壳虫的总产量达到25万辆,并向29个国家出口。

1954年,甲壳虫汽车首次亮相墨西哥。因为它坚实耐用、容易维保,最重要的是物美价廉。

1955年8月5日,在甲壳虫汽车恢复生产的第10个年头,一辆金色涂装的甲壳虫从生产线直接开进了博物馆——第100万辆甲壳虫诞生。

由于出口业务的增加,更确切的说是美国市场大门的敞开,甲壳虫用5年时间就完成了之前17年的销量。

第100万辆甲壳虫纪念1968年,大众汽车第一次在广告中称它最成功的轿车为“Beetle(甲壳虫)”。

此后,“甲壳虫奇迹”继续上演。1972年,大众汽车甲壳虫以15,007,034辆的总产量打破了福特T型的生产纪录。

此后,大众欧洲工厂逐渐结束了甲壳虫的生产。

1974年7月1日,沃尔夫斯堡生产的第1,1916,519台甲壳虫驶下生产线,这是这里生产的最后一台甲壳虫;

1978年1月19日,埃姆登工厂也生产了最后一台黄色的甲壳虫,编号1182034030。

欧洲工厂停产甲壳虫后,墨西哥工厂生产的甲壳虫返销欧洲1980年,墨西哥工厂的第一百万辆甲壳虫车型下线,可以说甲壳虫的第二故乡就在墨西哥;

1981年5月15日,第2000万辆甲壳虫汽车在位于墨西哥的Peubla大众工厂下线。

2003年,编号为21529464(同与生产数量)的最后一辆第一代甲壳虫汽车驶下大众汽车墨西哥工厂生产线,随即这台车便运往德国沃尔夫斯堡的汽车城作为永久收藏。

-3-新生&没落不过,甲壳虫并没有就此完结。

早在1994年的北美国际车展上,大众便以Concept1的名义推出了一款甲壳虫概念车。

4年后,NewBeetle(新甲壳虫)与消费者见面。

第二代甲壳虫基于高尔夫的PQ34平台打造,新车放弃了第一代车型后置后驱的布局,改用前置前驱。

相对于其他紧凑车型来说,虽然甲壳虫价格略显昂贵,但它带给人们的不仅是车型本身,同时还有品牌传承多年的“甲壳虫文化”。

2003年之后,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迅速成长,甲壳虫终于叩开了中国市场的大门。

当时,刚刚正式进入中国的甲壳虫汽车指导价高达万元,与当时的宝马3系价格相当。

在中国,甲壳虫就这样从“大众车”变成了“小众车”。

当新一代甲壳虫销量在美国市场下滑时,中国的女性消费者对这款车兴趣正浓。

这也是我们最为熟悉的一代甲壳虫,浑圆且前后对称的设计,成为了车迷们心中永远的经典。

2011年4月18日,新一代甲壳虫在上海车展首发亮相。

不过,这依然无法提振甲壳虫日益萎缩的销量。

1万辆,2015年降至6.4万,2016年则仅仅卖出了2万多辆,创下了大众品牌汽车单一车型销量的新低。

甲壳虫在中国销量虽低迷,但潜力还是有的,只不过它进入中国市场时恰好与势头更猛的SUV相遇。

在北美市场,甲壳虫的处境与中国颇为相似。据CNN报道,由于北美消费者更加喜欢SUV车型,早年大受欢迎的紧凑型小车遭到无情“抛弃”。

昔日的情怀,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4-尾声2019年7月10日,大众甲壳虫正式停产。

至此,这款历经八十余年风雨的经典车终于走完了自己全部的“车生”。

不过,甲壳虫虽然已停产,但现在国内依旧可以买到,而且指导价已从最初的万元起售降到了万元起售。

趴下看看,如果是一根横梁,弹簧在前面,避震器在後面,中间没有断开,就是板车悬挂了。

这个就是板车悬挂,长城C30蒙迪欧/沃尔沃S60/S80的独立悬挂大众的独立悬挂很相似。

你趴下看看甲壳虫的就知道了。不要迷信独立悬挂。

甲壳虫的独立悬挂:

甲壳虫的种类太多了,一部分是有毒的。一部分是对人类有益的。

该目是昆虫纲中乃至动物界种类最多、分布最广的。

口器咀嚼式;触角形状多样,10-11节;前胸发达,中胸小盾片外露;

幼虫为寡足型,少数为无足型。常见昆虫(俗称):天牛、瓢虫、萤火虫、屎壳郎、斑蝥、独角仙、吉丁虫、芫菁、金龟子、锹形虫、叩头虫、龙虱、米象等。

全世界约有斑螯2300多种,我国则有29种。

斑螯多群集取食,成群迁飞。当它遭到惊动时,为了自卫,便从足的关节处分泌出黄色毒液。

评论(0)